首页 > 新闻组 > 移动互联 > 何时从研发开始就能见到BAT
2014年05月21日

何时从研发开始就能见到BAT

王微蛰伏三年、厉兵秣马,终于端出了追光动画的处女作——长片动画电影《小门神》,已于9月24日开启了为期三个月36城的全国路演。

有意思的是,《小门神》除了引来了阿里影业作为联合出品兼发行,同时企鹅影业、百度糯米也将参与到该片的联合出品——BAT三家聚首同一部影片,不说缘分,仅就“有利可图”而言,BAT似乎在《小门神》找到了共识。

高晓松为该片配音了“神荼”一角——大概在两年前,彼时他还不是如今阿里音乐的董事长,张强也还不是阿里影业的CEO,白客、叫兽易小星(《万万没想到》主演及导演)也远未如此耀眼。动画长片电影的创造是一个慢活,察影(cha-ying)在不久前采访过梦工厂CEO卡森伯格,这位曾在迪士尼担任制片部门总裁的小个子表示,“无论是迪斯尼、皮克斯,还是梦工厂,都是要花四到五年的时间来做一个世界级品质的动画电影,而且这种做法其实也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比如对迪斯尼来说,过去80年以来一直都是这么做的。”考虑到好莱坞工会对工作时间的严格规定,追光动画29个月的制作工期与好莱坞的“四五年”是可等量齐观的。8000万小时的渲染耗时,10.2万个版本,1940个镜头——这一连串数字在《小门神》制片人于洲看来,与迪士尼、皮克斯相比,该片的工艺都是毫不逊色的“极致”。从发布会最后给媒体观赏的影片片头约6分钟的片段来看,此言不虚,若要说刷新国产动画的技术高度,亦毫不夸张。高晓松在发布会现场,对《小门神》的评价是,“完全按照好莱坞动画电影流程,但又是中国故事。”察影(cha-ying)上一次有类似感受的动画电影,可能就要追溯到1998年迪士尼的《花木兰》了。

原创动画长片电影是一个慢活,这是国内电影公司并不热衷于此的很大原因,高投入、慢产出又高风险、还低收益——在《大圣归来》之前,国产动画电影多是制作简陋且是从电视动画衍生而来的“快餐”, 尽管到处都有动画产业园,但真正能够挑战世界级制作的国产动画长片电影——仍然没有。

中国动画电影的尴尬是没钱?还是没人?关键还是没耐心。

中国电影产业跑得太快了,2010年100亿票房,2014年就达到了近300亿,只一年的时间(今年)就能轻松过400亿——暴发户的成长轨迹,钱就会往最快回报的地方聚集,若不是《大圣归来》,动画长片电影仍然会是令一个又一个田晓鹏耗费8年时间“精心”制作,这背后是一个动画电影人的梦想与产业资本短视的8年未解的梦魇——在即将上映的最后一刻,仍然有行业最强之一的发行公司错失该片,却在爆款后追购成为制作公司的股东,无疑更印证了动画电影市场如今火爆背后深刻存在的矛盾。卡森伯格在2013年即就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这一顽疾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动画现在缺少的是耐心,我了解到很多中国同行一天就要看到效果。做好动画,要有好创意,更要有耐心。”

来自中影的传统电影人张强,在发布会现场对追光动画团队目前的成绩赞赏有加,“看了片子之后,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因为《小门神》是一部非常有诚意的电影,从这部电影我看到了追光团队的梦想和才华。”或许这是为什么阿里影业会成为BAT里介入该片最程度更多的一家——联合出品并主发行,从某种程度上代表了阿里影业的信心和决心。但,仍然有些遗憾的是,狂热追逐IP的互联网资本并没有在更早阶段参与到还不是IP的《小门神》的研发,如今的加棒看起来还是有些摘桃子的嫌疑,这与《大圣归来》遭遇传统电影企业冷遇其实是相似的——当然,在两年前高晓松配音的时候,阿里影业、娱乐宝、百度糯米、企鹅影业都尚不存在。

《小门神》是否会成为明星IP,甚至是代表中国动画的超级IP?尚未可知,坦白说,“匠人精神”背后的精益求精毋庸置疑,但匠人与市场的结合有时并不是必然的,王微的自编自导的处女作,是否是一个能够在贺岁档打动从成年人到青少年再到儿童的全民动画电影呢?不管结局如何,王微曾在察影(cha-ying)此前采访的时候,表示过仍会用自己足够的余力去支撑追光的下一部甚至是下两部作品——但曾经是互联网人的他,未来的新作品里还会是他的孤独奔跑吗?BAT们还会只是等到最后阶段才加棒分羹吗?